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电话:13821947437郭天岭

  实名揭露举报

  天津肿瘤医院黑心医生于泳

  丧尽天良榨取患者救命钱的罪恶

  声明:

  鉴于我已于2020年7月7日在公仆热线与天津市卫健委王主任通过话、又于2020年11月9日通过天津市网上投诉平台验证实名。wsts.xf.tj.gov.cn

  事件的由来:

  2月5日【天津市卫健委加盖公章的文件明确责成天津肿瘤医院、于泳在我委组织调查核实后、现我委责成市肿瘤医院进一步与您加强解释沟通】一个月内还可以继续信访卫健委。一直三个月了,泥牛入海。至今历时一年四个月。

  于泳无视天津市卫健委的组织责成竟然嗤之以鼻。目空一切、无法无天,视天津市卫健委组织为无物。这意味着什么?

  这样我就失去了就同一事件继续信访的机会。别无选择,只有寻求社会舆论监督。

  2020年1月2日进入天津医院骨住院。一系列检验检查,决定1月7日下午手术。2020年1月5日天津医院刘主任为了慎重及术后的后续治疗,商请肿瘤医院专家会诊。1月6日肿瘤医院专家到病房找我,简单询问我病情说,他是天津肿瘤医院血液科专家,我告诉他:我明天做手术。他说:你先别急做手术。天津医院骨与软组织肿瘤科刚成立。嘱我明天到肿瘤医院确诊,带三百元两个小时内就确诊。临走时要了300元会诊费,留下他的手机号1862221627,18920013536。晚上又让我加了他微信。

  专家的“三百元、两小时内就可确诊”深深打动我心。1月6日17:30天津医院吴昌远医生跟我们做明天手术前谈话,于主任胸前的党徽白衣天使。我不顾天津医院已经做好手术的一切系统工程,强行请假到天津肿瘤医院白白挨刀宰!

  于主任一面以佩戴共产党党徽白衣天使伪装,巧妙利用患者缺乏医疗知识,强烈的治病求生欲,撩拨患者子女孝心、绑架家属的亲情;一面利用自己掌握的医疗资源以及信息不对称优势,控制患者各种医疗需求和过度检查检测,诱骗患者子女亲属,进入他精心策划的黑色医疗陷阱,在社会办医的机构花大钱给私人微信转账,进行过度而无效化验检测,遭受过度而无效的检测检验,从中渔利。

  特别是抽完血和骨髓以后,让我在两页复印件上签字。由于复印件多次复印字迹严重衰减,我根本看不清两页复印件上面的字迹。

  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给我女儿个号码加微信,在微信上有人告诉骨髓化验费金额。我女儿不知道他是谁,让他提供收款账户,才知他是孟宪桐私人收一个4397元,又要了390元。但三个多小时也没得到确诊。

  于泳卑鄙龌龊,他为什么要私下收款不能够交到窗口去呢?这些问题要弄清楚啊!

  更为恶劣是2020年1月10日、13日于主任两次让我女儿再交给孟宪桐私人账户一万元骨髓检查费。

  于主任说:骨髓标本最多保存七天,今天(13日)再不缴费骨髓标本就过了保存期。从哪一方面说,你必须交钱,不交钱你父亲忍受痛苦经过手术取出的骨髓标本就废弃了,以后治疗还得受痛苦。好好考虑赶紧交吧。

  于主任对抗天津市卫健委组织调查,编造谎言欺骗组织:

  胡说:1、是我找他做骨髓检测;

  2、赵军主任建议做骨髓检测;

  3、天津肿瘤医院没有能力做此化验,于主任让你到血液病医院做骨髓穿刺检测,是血液病医院委托孟宪桐找你在与肿瘤医院无关的第三方协和华美做。

  血液病医院2015年的授权书,自签发之日起生效。直到法人代表书面声明书:本授权作废为止。

  既然是血液病医院委托孟宪桐找我,到协和华美做骨髓穿刺检测,孟宪桐能说出血液病医院哪一位医生给他我女儿的联系方式啊?

  我女儿有所警惕,让孟宪桐提供缴费账号,孟还是不给对公账户,只给私人账户。

  1月10日、13日孟宪桐打电话说于泳让再交10000元,我们向他索要上次费用的发票,并让他提供对公账户后,泥牛入海了。

  既然于主任说是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让第三方找我们,那么化验单怎么会写于主任【不写名】

  当于主任先告诉你,花300元一两小时就确诊,你动心不动心,哪怕你在住院下午马上就要手术切除肿瘤,你会不会不顾耽误手术,到肿瘤医院?当你进入圈套,手术取骨髓穿刺标本后,再告诉你,要交几千元的检测费,你交不交钱?很容易接受交款。所以于主任蹬鼻子上脸。过了几天他再提出交10000块钱,你就为得到进一步有利于治疗方案就范。结果,被他牵着鼻子走了。他利用你“拒绝沉没成本”心理,让你每一步交大钱的决策产生避免亲人不能白做骨髓穿刺的痛苦,幻想尽快得到更有效的治疗方案的强烈动机,你会对于已承受骨髓穿刺痛苦和已支付过的钱,乖乖就范。

  于泳会继续利用医疗资源相对匮乏与患者急需治疗需求的不平衡,总会告诉你----你需要这个你需要那个,浪费祸害患者的生命权健康权。任凭他一层一层的剥皮。

  卫健委组织调查,于泳编造谎言对抗组织,说是我提出要做骨髓检测,而天津肿瘤医院没有能力做此化验,才嘱您找第三方化验检测。

  于泳胡说交的钱是给第三方的检测机构了,是第三方的检测机构收的费用。

  于泳造谣欺骗天津市卫健委说,做骨髓检测是我到了天津市肿瘤医院以后,咨询骨肿瘤科赵军主任,赵军建议您做骨髓检测。这跟他没关系。“赵军建议您做骨髓检测。这应该跟他没关系。”这不是事实。 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骨髓检测,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骨髓检测。

  我在于泳的血液科住院部取血、骨髓穿刺手术时,我的儿女到骨软肿瘤住院部咨询赵主任。

  待到儿女找到赵军主任的时候,抽血和骨髓穿刺手术已经完成了。我正在静卧在手术床上——

  赵主任说:“至于是否一定要在术前做骨髓检测,必须看患者指症有没有择日手术的情况,如果可能造成高位截瘫,就不必做骨髓穿刺。天津医院可以做腰椎体穿刺活检明确有无浆细胞瘤。你们听说我这更方便,来不及啊,我这里一月十日就不做手术了。”

  于泳对抗卫健委组织调查,信口雌黄说让我到血液病医院做骨髓穿刺检测检查,然后结果孟宪桐让你在那做的,而且是血液病医院委托他找我在协和华美做。这污水泼得真狠!这更是无中生有的栽赃陷害!

  这恰恰证明于泳所有的龌龊,都是精心规划,精细设计好的耍流氓。

  我深深感到身为平民百姓的艰难和悲哀!

  既然天津肿瘤医院没有能力做此化验检测,他早就知道吧。那么在天津医院会诊(已经要了300元)倘若确实需要做骨髓化验检测,他完全可以告诉我,或建议天津医院直接找第三方检测。

  他反复宣传一条龙服务。挂号化验检查住院床位,黄牛收费不仅太高更容易贻误治疗。在肿瘤医院手术、后期治疗更方便。

  特别是抽完血和骨髓后,让我在文件上签字。文件多次复印字迹严重衰减,看不清文件上面的字迹,事实是在我痛苦万分万般无奈情况下,天津医院又约请了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的傅明伟医生会诊。傅医生说:天津医院通过理化活检诊断恶性浆细胞瘤(多发性骨髓瘤),你可以到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住院治疗,有天津市医保局、卫健委发的76号文件,多发性骨髓瘤可以按病种付费,患者个人基本花费很少的部分。还有日间病房,减轻患者经济负担。

  在天津市肿瘤医院四至范围大街小巷各式商铺包括洗车房成百上千的“代办挂号、代办各项医学检验、代办住院床位、代办专家主任主刀手术”受害最深的应该是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患者家属儿女。如果我感觉到有必要的话,我只要还活着,哪怕还有一口气的精力,我也更想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儿,我会继续千方百计讨公道。那是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权利。

  卫健委领导劝我提出经济赔偿:

  首先于泳、孟宪桐必须提供收费的带有项目价格的发票。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国家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权益受本法保护。 我的人格尊严、健康权、生命权受到侵害必须赔偿!

  

  

  文章转自天涯社区:https://bbs.tianya.cn/m/post-free-6182126-1.shtml

  多年来,媒体曝光了不少天津市肿瘤医院的黑心事件,为什么屡禁不止?值得深思!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